刊首语

本期收录了两组稿件。一组文章介绍了2003年日本教育改革广岛试验对教师的一些影响,考虑到读者有可能对日本国情不熟悉,我们在文章前面特意加注了编者按,所以这里不再重复。另一组的三篇文章则围绕农村孩子的教育展开。王丹的田野调查从乡村教师的视角又一次确认了正规学校教育与乡村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她没有急于在文化冲突与教育不平等之间划等号,而是在教师的课堂活动和学校的课程安排中耐心地追索文化资本的差异是由于哪些机制而转变为教学效果的差距。车艺和鄢超云的论文以一所乡村幼儿园的日常安排为引子,对比城乡教师的游戏观,从幼儿最平常的游戏活动追问现代教育对人的控制。其中援引的教师们的评论,例如幼儿园与小学是性质截然不同的教育机构,幼儿应以游戏为主,小学应以教学为主等,从侧面揭示出一些有趣的教育观念,启人深思。马丽的田野手记把我们的视线转移到城市的民工学校。她描述了城市民工学校的教师面临的现实困难,从而把民工子弟的教育问题从道德层面的讨论引向了具体的制度困境。

虽然三篇文章的角度各不相同,但共通之处是作者们进入到学校和教学活动的内部,从教学活动最琐碎细节处反思教育政策和制度安排,进一步质疑隐藏在这些制度安排背后的观念和思维方式。读者当然不必要认同作者们的立场和分析,但是文中对于教师、学生、家长和具体事件不同程度的描写,或多或少地再现了研究和观察的现场,为读者形成自己的解读敞开了一定的空间。这也是我们收录这几篇文章的用意之一。

《立场》自年首诞生以来已近一年。过去的近一年中,《立场》得到了许多教师、教育研究者和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生学者的热情支持,来信、投稿、建议或者只言片语的回馈,对我们都是莫大的鼓励。

创刊之初,我们已经预料到经营一份不知名的杂志会面临的艰难。最大的难题自然莫过于缺乏稿源。当时,我们也半真半假地说过,有稿件一年四期,稿源不足则两期三期亦可。没想到,戏言成真。本期杂志即为三四两季合刊。

另外,为扩大受众,我们承诺接收中、英、日三种语言的稿件。然而,实际操作中,选择刊发原文或者译文却并不那么容易,这里既有读者群也有工作量的考虑。本期首次刊发英文原文稿件,效果如何,是否应该翻译,我们也很难决断。希望读者给我们提供反馈意见,帮助我们改进编辑工作。

《立场》不只属于我们,更属于各位关心教育、关心中国的读者和作者。对于各位师友的爱护和支持,我们只能以更加勤勉的工作来作为答谢,为不同声音不同话语的交流,提供并坚守一个小小的开放的空间。我们真诚地邀请大家继续来函来稿,加入到对教育、对中国社会和对世界的思考和对话中来。

《立场》编辑小组

2008年10月

Advertisements